<form id="zf19x"></form>

<address id="zf19x"><listing id="zf19x"><meter id="zf19x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em id="zf19x"></em>

        <form id="zf19x"></form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滇紅學院

              English
              茶席設計,恰如其分才是美
              爱心彩走势图:2017-12-28 发布者:管理员

              一曲《優雅茶水香》,一幅《甯靜致遠》,一泡古樹紅茶,柔化成一味清香,彌散于音樂之中,空氣開始變得柔和。茶湯入口,洗盡覆蓋在靈魂之上的塵埃與憂愁,心海早已灑落一片芬芳。


              當我們到達滇西科技師範學院茶藝教室的時候,王教授早已等在教室裏,已經布好茶席,只等品茶人的到來。王紹梅教授是滇西科技師範學院生物技術與工程學院的一位教師,主要教授茶葉審評、茶文化、茶藝茶道課程。今天她要向筆者講述她對茶席的見解。

              我们的采访是在一泡新工艺古树红茶中开始。这款茶是王教授自己加工制作的,采用的是昔归古茶园的鲜叶,一股原始森林的味道,浓郁、甜蜜的玫瑰花香。“我最喜欢古树红茶了,古树茶的内含物质更丰富、更耐泡,更有韵味,它历经岁月的沉淀,那般内敛特别让人喜欢。”王教授笑着说从事茶学教育事业29 年,王教授保存着很多学生茶席习作的照片,她翻出保存在手机相册里的部分照片,“虽然这些作品不能称之为经典,但是他们在作品上有自己的构思和想法,学生刚刚接触到茶,开始布席,还需要凝练和感悟,才能布出更好的茶席”。“你们看,这个学生的茶席整体效果很好,如果把插花‘一品红’换为‘康乃馨’会更好一些,康乃馨又称为‘母亲花’,花语是慈祥、温馨、真挚,更能表达这个茶席创作者感恩母亲的思想情感。”

              说到学生的创作,王教授很自豪,她讲述,在2015 年云南省第一届大学生茶艺技能大赛上,临沧师专(现滇西科技师范学院)参赛的三个茶席都得到了评委老师们的一致好评,成绩名列前茅。参赛学生在设计茶席的时候,很是用心。当时,其中一位学生参赛选的是普洱茶,在取茶席名字的时候,有点犯难。王教授点拨了一下,王教授告诉她,每一款普洱茶都有一个蜿蜒曲折的故事,普洱茶历经岁月的沉淀,走过了几多春秋,走过多少沧桑岁月。最后,学生的茶席取名“醉春秋”,效果非常好。

              另外有一個茶席名爲“清蓮”。茶席要有思想文化內涵、有一種導向性的東西,茶的本質是“致清導和”,宋徽宗《大觀茶論》裏就這樣講述:至若茶之爲物,擅瓯閩之秀氣,鍾山川之靈禀,祛襟滌滯,致清導和,則非庸人孺子可得而知矣,中澹間潔,韻高致靜。“清蓮”,當時王教授是結合反腐倡廉來取名的,“蓮”與“廉”是諧音,清正廉潔與茶所追求的甯靜致遠、淡泊名利有著一致的東西,當時王教授搭配給學生的是一張印有一朵蓮花的亞麻料桌旗,配上有手繪蓮花的仿汝窯的白瓷茶壺、手繪蓮花的品茗杯,相得益彰。王教授說:“我們倡導的是通過飲茶的清心雅志,培養自己的心性,沒有過多的貪欲,像蓮一樣,出淤泥而不染。”


              另外一個茶席是“隨遇”,茶人隨遇而安,不管什麽樣的境地,都能尋求到內心的甯靜。

              “茶席就是一個泡茶的空間,不僅是席面上的設計,單獨的席面很難完全表達創作者的意境,背景也是泡茶空間的一個組成部分,茶席就應該是融入精神內涵、文化元素的一個泡茶空間。”這是王教授對茶席的見解。茶席應該給人一個全方位的感受,視覺上,席面上的茶、茶具、插花、工藝品、焚香和背景中的挂畫、盆栽等給人呈現一種和諧的美感。聽覺上,簡潔的講解讓人更了解創作者的意圖,背景音樂營造“天籁自雲端傳來”,有仙樂飄飄的意境。嗅覺上,焚香、茶香,讓人沈靜。味覺上,茶的口感,茶點、茶果的搭配,讓整個飲茶過程趣味橫生。還有觸覺上的感知,品茗杯的光滑度、手感的舒適度,要給人一種很自然很舒適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“茶席茶席,席是載體,茶才是核心,茶席的精美要服務于茶,在教育教學過程中,我是這樣教導學生的。”王教授細細品了一口茶,頗有回味地說。“茶席是要來表現茶,一切元素圍繞茶,這才是真正的茶席。要把實用性與藝術性相融合,我們布置茶席的最終目的是品茶,要通過茶席來表達茶的特質。”

              愛喝茶的人,與現在的快餐時代有距離,他們的生活總是太慢、太美。在追求浮華的今天,他們卻返璞歸真;在追趕潮流的當下,他們卻尋找自我;在尋求刺激的世界裏,他們卻喜歡親近大自然。新年後的一個周末,王教授與志趣相投的幾個茶友,到靈山寺青龍亭邊櫻花樹下賞花喝茶。“冬天嘛,粉紅的櫻花滿山坡,我們在櫻花樹下布席,還應景地准備了跟櫻桃很像的茶果車厘子,准備的茶點是櫻桃曲奇。櫻花爛漫,喝著暖暖的滇紅茶,侃侃茶話,很是惬意。”王教授似乎還沈浸在那種忘我的意境裏。櫻花瓣隨風灑落在茶席間,遠處的蟲鳴鳥叫流水聲也隨風入耳,幾位茶人在櫻花樹下品味佳茗,這是一幅多麽唯美、多麽讓人向往的畫卷。

              又喝了一口茶,王教授接著說,“不過我覺得,感知自然、親近自然是好事,但是不要把喝茶變成一種負擔,不要過于刻意地去布置茶席,不管在哪裏非要把器具都帶齊全、把茶席布置得美美的,反而被物役了。于我而言,我更希望還原茶的本身,簡簡單單,因爲茶的本質就是簡潔,我們追求茶裏的精神,韻高致靜,至簡、至潔,就是很簡素的東西,搞得太複雜化反而會累身累心,沒有得到放松,當然這要到一定的境界,才能有這樣的感悟。”王教授說,“前兩天,看到茶友們出去喝茶的照片,引起了我的思索。茶友們在西河邊的玉蘭花樹下品茶,掰了兩支盛開的玉蘭花插在花瓶裏,我覺得這樣反而畫蛇添足了,其實茶席就設在玉蘭花旁,玉蘭花自然開放,已經成爲了茶席最美的背景,沒有必要在席面上再出現瓶插的玉蘭花。有時候我不太喜歡這樣:太刻意。在外出的時候,席面也要布置得與在室內一樣精雅,花器、香具、各種茶具,什麽都要帶,把人搞得太累,反倒失去了品茶的輕松愉悅感,失去了茶之本真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茶人在設計茶席時,要應季節、應人、應茶,這幾個因素缺一不可,比如喝‘鳳’牌的中國紅茶,花器用這種霁紅的小花瓶,十分應景。”王教授順手一指,我們看到一個瓶身呈魚尾狀,十分有設計美感的紅色花瓶在茶桌上陳列著。“喝紅茶,再插上一枝不畏寒霜、在萬物凋零時節獨自綻放的紅梅,紅梅這種特有的傲雪淩霜的風骨,與茶的高潔品質很搭。茶器也是以中國紅的色調爲主,淺色的底鋪,給人明豔而溫暖的感覺。”

              茶席的设计,恰如其分才是美。茶人将自己对茶的理解贯注到茶席的每一个细节,茶器的简朴有序,茶服的素雅清洁,都能展现茶人高雅、个性的审美品位与艺术修养。2016 年的暑假,王教授参加侄女组织的一次宴会,她带上一套茶具,在农庄里布了一个简易的茶席,吸引了众多朋友前来观看。那天参加宴会的几个朋友平时都喜欢打麻将,可是茶席布置好,茶一开泡,一道道的品着茶,交流着品饮感受,大家都无心再打麻将了,都觉得喝茶是一种很愉快的感受,有益于身心健康。有个朋友对王教授说,他的生活方式将从此改变,以后业余时间就喝喝茶,不打麻将了。设茶席、品茶,其实是在提倡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,是在弘扬一种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。

              新浪微博

              騰訊微博

              QQ空間

              豆瓣網

              QQ好友

              取消
              導航